認識蛙類叫聲

  • 盤古蟾蜍

    蟾蜍科

    蟾蜍的共同特徵是粗糙而充滿疣粒的皮膚,以及在眼睛後方膨大的耳後腺,大多數人認為碰觸蟾蜍就是有毒的,但其實蟾蜍只有在真正遇到生命危險時(例如遭到捕食)才會從耳後腺分泌出白色的毒液,一般的碰觸並不會中毒。和青蛙相比,蟾蜍的皮膚較為乾燥,也比較能遠離水域,所以可以在步道、草地、闊葉林等地方發現他。 另外因為骨頭結構的關係,成熟的蟾蜍也比較常慢慢的爬的而不是蹦蹦的跳。 如果你在路上抓了一隻蟾蜍在手上,有時會發現他會發出「勾勾勾」的叫聲,奇怪,難道是在對你求偶嗎?當然不是!這是蟾蜍的「釋放叫聲」,當雄的蟾蜍被其他雄蟾蜍誤以為是新娘而抱住或是被抓住時,他們就會發出這個聲音來告訴別人「你抱錯啦!快放開我!」。 性徵:雄性較雌性小,前掌內側有隆起的肉墊,是假交配時用來緊抱住雌性用的,所以稱為婚姻墊。
     ">蟾蜍的共同特徵是粗糙而充滿疣粒的皮膚,以及在眼睛後方膨大的耳後腺,大多數人認為碰觸蟾蜍就是有毒的,但其實蟾蜍只有在真正遇到生命危險時(例如遭到捕食)才會從耳後腺分泌出白色的毒液,一般的碰觸並不會中毒。和青蛙相比,蟾蜍的皮膚較為乾燥,也比較能遠離水域,所以可以在步道、草地、闊葉林等地方發現他。 另外因為骨頭結構的關係,成熟的蟾蜍也比較常慢慢的爬的而不是蹦蹦的跳。 如果你在路上抓了一隻蟾蜍在手上,有時會發現他會發出「勾勾勾」的叫聲,奇怪,難道是在對你求偶嗎?當然不是!這是蟾蜍的「釋放叫聲」,當雄的蟾蜍被其他雄蟾蜍誤以為是新娘而抱住或是被抓住時,他們就會發出這個聲音來告訴別人「你抱錯啦!快放開我!」。 性徵:雄性較雌性小,前掌內側有隆起的肉墊,是假交配時用來緊抱住雌性用的,所以稱為婚姻墊。
     

  • 台北樹蛙

    樹蛙科

    台北樹蛙為特有種且為保育類,台北盆地是數量最多的地區,平常也較為隱密,但在繁殖季冬季時,較容易看到雄蛙在水域附近的泥地挖洞,然後躲在洞裡開始「葛-」「葛-」得叫,且叫聲會隨著有其他公蛙出現或有雌蛙接近而有所調整或增加音節數。在等到獲得雌蛙青睞後,他們會直接在土洞中交配產卵。另外,有些公蛙並不會挖洞求偶,而是偷偷躲在其他公蛙的土洞旁,等到有母蛙進入洞中交配時趕快跳進去一起交配產下後代。

  • 面天樹蛙

    樹蛙科

    面天樹蛙因為外型和叫聲和艾氏樹蛙非常相似,以前一直被認為是同種,直到1987年才被命名發表成新種。面天樹蛙的叫聲是較為連續而急促的「逼逼逼」和艾氏樹蛙較零碎的「逼」不同,另外最主要的不同則是他們的產卵方式,面天樹蛙把卵產在落葉堆或泥縫邊而不會是竹筒,也沒有護卵的行為。 但如果沒聽到聲音,在野外要如何辨別艾氏和面天樹蛙呢?可以先觀察他的顏色是否有偏綠,面天樹蛙體色雖多變但不會偏綠,若有綠色則是艾氏樹蛙,但如果都是褐色時,不妨把牠翻到腹面,輕輕抬起牠的前肢看看腋下是否有「長腋毛」,即兩個黑色的小斑塊,若有就是這隻很天然不除腋毛的面天樹蛙了!

  • 莫氏樹蛙

    樹蛙科

    綠色樹蛙一般數量都較少屬於保育類,但莫氏樹蛙是其中數量和分布較為普遍的綠色樹蛙,常分佈在果園或樹林間,不過一般季節還是都相當隱密在樹上活動,只有繁殖季時才較為活躍,祈求偶的叫聲是響亮而一連串的「瓜~啊 瓜啊啊啊啊啊」。 另外莫氏樹蛙股部及大腿內側為紅色,並帶有許多黑斑,常被戲稱為穿紅內褲的青蛙,而這紅內褲可是一種防禦機制呢,當遇到敵人時,原本蹲著看不見的紅內褲在奮力一跳的瞬間突然出現在敵人眼前,綠油油的蛙突然變成一片鮮紅!可能讓敵人瞬間嚇一跳或感到困惑,莫氏樹蛙再趁此時趕快逃離現場,增加躲過一劫的機會。

  • 拉都希氏赤蛙

    赤蛙科

    在有水草遮蔽的水池邊,甚至只是一場大雨路邊形成的積水池,都有可能引來這種適應力很好的蛙類─拉都希氏赤蛙(Hylarana latouchii)。我們常常會對這種蛙類開個玩笑,說牠是拉肚子吃西瓜,因為拉都希氏赤蛙的叫聲非常好認,就像是我們拉肚子時會用力發出細長的「恩ˋ、恩ˊ」的聲音,再加上一點點鼻音的效果那就更像了。讀到這是否可以來揣摩一下牠們的聲音,學學看,也許哪天走在路上會有其他雄蛙回應你呢!">在有水草遮蔽的水池邊,甚至只是一場大雨路邊形成的積水池,都有可能引來這種適應力很好的蛙類─拉都希氏赤蛙(Hylarana latouchii)。我們常常會對這種蛙類開個玩笑,說牠是拉肚子吃西瓜,因為拉都希氏赤蛙的叫聲非常好認,就像是我們拉肚子時會用力發出細長的「恩ˋ、恩ˊ」的聲音,再加上一點點鼻音的效果那就更像了。讀到這是否可以來揣摩一下牠們的聲音,學學看,也許哪天走在路上會有其他雄蛙回應你呢!

  • 斯文豪氏赤蛙

    赤蛙科

    夜晚走在溪流旁,很容易聽到「啾!」的一聲,這就是牠們可愛的鳴聲,聽起來就跟鳥鳴一樣。也因如此常常造成許多遊客和賞蛙初學者的誤會,讓斯文豪氏赤蛙得到了「騙人鳥」的稱號。特別喜歡在瀑布旁的石縫中躲藏著,因此不少人也稱牠為「瀑布蛙」呢!。斯文豪氏赤蛙擁有所有赤蛙科成員中最發達的吸盤,後腳有非常明顯的蹼,特別能適應台灣湍急而下的溪流環境中,所以可以由大吸盤來辨識這種美麗的赤蛙。斯文豪氏赤蛙的卵是晶瑩剔透的乳白色,外面包裹著一層透明膠質,一整團產在有水的石縫當中,看起來就像珍珠般,格外耀眼。牠們生性雖然害羞,但置身於幽靜的山澗之中,已經習慣了沖刷而下的磅礡瀑布聲,倘若此時傳來一聲清脆響亮的「啾!」,挺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呢! 我想這正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最佳寫照吧!">夜晚走在溪流旁,很容易聽到「啾!」的一聲,這就是牠們可愛的鳴聲,聽起來就跟鳥鳴一樣。也因如此常常造成許多遊客和賞蛙初學者的誤會,讓斯文豪氏赤蛙得到了「騙人鳥」的稱號。特別喜歡在瀑布旁的石縫中躲藏著,因此不少人也稱牠為「瀑布蛙」呢!。斯文豪氏赤蛙擁有所有赤蛙科成員中最發達的吸盤,後腳有非常明顯的蹼,特別能適應台灣湍急而下的溪流環境中,所以可以由大吸盤來辨識這種美麗的赤蛙。斯文豪氏赤蛙的卵是晶瑩剔透的乳白色,外面包裹著一層透明膠質,一整團產在有水的石縫當中,看起來就像珍珠般,格外耀眼。牠們生性雖然害羞,但置身於幽靜的山澗之中,已經習慣了沖刷而下的磅礡瀑布聲,倘若此時傳來一聲清脆響亮的「啾!」,挺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呢! 我想這正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最佳寫照吧!

  • 豎琴蛙

    赤蛙科

    在台灣的蛙類物種當中,有一種特別害羞而且分布範圍特別狹隘的物種就是豎琴蛙(Babina okinavana)。在很容易發現的赤蛙科家族中只有豎琴蛙和台北赤蛙這兩種被列為保育類Ⅱ級的動物。為什麼要叫「豎琴蛙」呢?是因為牠們的曲線優美、玲瓏有緻嗎?事實上是因為當初在1994年現職科學博物館副館長的周文豪研究員走在野外,被陌生的「兜、兜、兜」清脆婉轉、頻率漸快、音頻漸高的聲音所吸引而發現的新蛙種,並且以其鳴聲命名為Rana psaltes (psaltes即為豎琴的意思,但現已更名為Babina okinavana)。豎琴蛙很有趣的一點在於牠們不像台灣其他的蛙類一樣到適當水域產卵或是打卵泡,牠們會自己挖泥洞造窩,泥洞入口直徑約為5公分、深約3公分,有積水。雄蛙會躲在泥窩當中鳴叫、求偶,吸引雌蛙入洞內抱接並產下全部由透明膠質所包裹著的卵,每個泥窩可容納約40~80顆卵。有機會到蓮華池走一趟的話,不要覺得下著雨只能悶在室內,不妨穿個雨衣、打個手電筒到附近有爛泥巴的靜水池邊一尋神祕嬌客的芳蹤吧!

  • 金線蛙

    赤蛙科

    金線蛙(Pelophylax plancyi)是台灣早期中南部有在食用的蛙種,在農田周遭很常發現。但由於農藥的濫用和棲地的破壞,使牠們目前的數量大不如前,分布範圍也越來越侷限,因此在2008年被列為保育列三級的物種。金線蛙生性害羞、機警,為水棲性,以水生動物為食。由於雄蛙具有內鳴囊,因此鳴聲相當細小不容易聽見,叫聲為清脆的「ㄍㄨ一」一聲。有些個體在蝌蚪發育末期(長出後腳後),就已經出現了綠色的背中線和金色的背側褶,非常可愛。早期,不少人的童年樂趣就是到田邊釣青蛙,比起同樣會發現的中大型蛙類如貢德氏赤蛙和虎皮蛙,金線蛙可說是比較容易上鉤呢!

  • 貢德氏赤蛙

    赤蛙科

    過去電視新聞報導過一件趣聞,有位男子晚上聽到橋下傳來了一陣一陣的短促狗叫聲,奮而跳下水去搶救落水的小狗,後來才發現原來是台灣本土的青蛙─貢德氏赤蛙的叫聲。貢德氏赤蛙(Hylarana guentheri)為台灣大型的赤蛙類,在過去也因為體型龐大常被捕捉販賣,一度導致數量極為稀少因而在1989年被列為保育類。隨著保育有成,以及其對都市周邊和郊區的適應能力,因此在2008年恢復為一般類動物。生性害羞敏感,一有人靠近便撲通一聲躲入水中,較不容易捕捉。叫聲為響亮清澈的「ㄍㄧㄠˋ! ㄍㄧㄠˋ、ㄍㄧㄠˋ」,有時候聽起來很像狗叫聲,因此又被稱做狗蛙。白天可聽到牠們響亮的聲音,若仔細循著方向找就有可能看到這害羞的巨人呢。

  • 腹斑蛙

    赤蛙科

    曾經在淺山地區散步遊玩的朋友們,不管是在白天或是晚上可能都有過這樣子的經驗:在離水池不遠的地方聽到「給、給、給」俏皮活潑的腹斑蛙叫聲。腹斑蛙(Babina adenopleura)的學名當中是由腺體(adeno)和腹側(pleura)所組成,這來自於雄性腹斑蛙在前腳基部後側具有淡黃色三角型的「肩腺」,可以此來分辨公母。雄蛙具有一對外鳴囊,喜歡接續著鳴叫,因此聽到很容易聯想到就像菜市場的阿姨們爭先恐後地在搶跳樓大拍賣。另外雄蛙也有很強烈的領域性,當有其他雄蛙踏入自己地盤時就會發出另一種短促的聲音來驅離對方,若不成便很容易打起來! 有時候半夜獨自一人在進行調查時聽見牠們的聲音,免不了嘴角浮起一抹微笑,也讓恐懼不安的感覺都消失了呢!

  • 小雨蛙

    狹口蛙科

    台灣原生的4種「狹口蛙科」成員中,就屬小雨蛙是最廣泛分布、最容易見到的。中文俗名「小雨蛙」的由來則是來自牠們一到繁殖季的下雨天時,便會整群一齊合鳴。單一隻雄蛙的音量會讓你目瞪口呆,非常地大聲。牠們的叫聲有人形容為像是刷洗衣板的聲音,聽起來是連續、具節奏感「Gke」的振音,相當容易辨認。要是夏日夜間有機會走訪校園或公園,體驗一整群小雨蛙的合唱,說是響徹雲霄一點也不為過,有時候甚至想要摀起耳朵呢。如此宏大的音量來自於雄蛙黑色、巨大的單一外鳴囊,鼓起來甚至可比身體還要大。在2005年將廣泛分布於琉球群島、台灣、中國東南方、中南半島和印度、孟加拉等國的M. ornata再細分為三種,其中Microhyla fissipes便是專指分布於台灣、中國南方和中南半島上的小雨蛙。小雨蛙的蝌蚪模樣相當逗趣可愛,圓形、透明的頭部,位於兩側的雙眼,再加上細長、帶著金屬綠光澤的尾巴,成群地朝著同個方向一起行動,非常有秩序。雖然牠們是十分常見的物種,但由於體型嬌小,再加上絕佳的保護色,這些小傢伙如果不發出聲音,還真的讓人難以發現呢!

  • 黑蒙西氏小雨蛙

    狹口蛙科

    姬蛙科的家族成員中,在台灣的中南部以及東部還有另一種長相、叫聲與小雨蛙相似也較常見的蛙,叫作「黑蒙西氏小雨蛙」。每到春夏時節的雨後夜晚,黑蒙西氏小雨蛙雄蛙便開始鳴叫。有趣的是牠們身邊往往少不了小雨蛙的作伴,一樣的黑色大鳴囊,但前者聲音聽起來像是音頻略低、長度拉長的小雨蛙叫聲,人耳極不易分辨,厲害的是雌蛙卻總能分辨得出哪位才是她的如意郎君呢!過去曾經因為棲地的零碎化將黑蒙西氏小雨蛙列於保育類名單中,但於2008年修訂為一般類,目前族群量較為穩定。牠們最異於常「蛙」的特點在於小時候,牠們的蝌蚪吻端外擴出一個深色大漏斗,身型也較小雨蛙蝌蚪纖細,尾部看起來較粗厚且末端收成絲狀,模樣相當討喜、易於辨認。

  • 布氏樹蛙

    樹蛙科

    有「台灣最性感的蛙」的稱號,因為其大腿內側的網狀紋路就像穿著性感的網襪一般,很好辨認。這些網狀紋路被認為是在遇到敵人時可以在跳開的一瞬間露出此大腿內的紋路,短暫的使敵人迷惑,爭取逃跑的時間。 布氏樹蛙的叫聲是連續的「打、打、打」像敲打木板的聲音,相當有特色很好辨認。布氏樹蛙雄雌比例懸殊,常可見到多雄搶著跟一雌交配的現象。

  • 艾氏樹蛙

    樹蛙科

    艾氏樹蛙的叫聲是清脆而響亮的「逼」一聲,在繁殖季時雄蛙常會在竹筒中或附近逼逼逼的叫,藉由竹筒除了能讓聲音更響亮之外,也方便交配產卵,怎麼說呢?因為艾氏樹蛙習慣產卵在竹筒壁上,就算雄蛙不在竹筒中鳴叫,在找到配對之後,也會一起到竹筒中交配產卵,通常會選擇有積水的竹筒,或是其他類似的積水構造,例如樹洞。另外艾氏樹蛙最特別的一點是他們是台灣唯一具「護幼」行為的蛙,而且爸媽會分工合作!雄蛙會留在產卵的地點,以水定時潑濕卵粒,確保其濕潤且不發霉,雌蛙則是會在卵孵化之後定期回到孩子身邊將屁股泡到水面下,這時蝌蚪會用嘴去啄媽媽的屁股,刺激其排出未受精的卵當作孩子的食物。

  • 褐樹蛙

    樹蛙科

    褐樹蛙雌雄體型差異非常大,雌性比雄性大得多,且身體較為扁平,常常一眼就可以辨認,因此在看到褐樹蛙假交配的時候,常有種媽媽背小孩的錯覺呢!而牠們在交配時會挑選流速緩慢的淺水區,雌蛙以後腿踢打小石頭清出一片區域,開始產卵,產下的卵隨著水流慢慢往下流動,最後附著在石頭壁上等待孵化。另外在繁殖季時,許多褐樹蛙公蛙的體色會漸漸轉黃,黃的程度因蛙而異,有時會看到整隻變成鮮黃的個體十分特別可愛!

     

  • 澤蛙

    叉舌蛙科

    澤蛙(Fejervarya limnocharis)又叫做田蛙,是全台灣平地很容易見到的蛙類。過去在以農為主的時代,晚上經常聽到這種很短促的連續單音叫聲「ㄍ一嘓!ㄍ一嘓!ㄍ一嘓! 」,這樣的情形發生在一大群澤蛙集體鳴叫的時候,就好像在開派對一樣的熱鬧呢。雄蛙通常會同時間一塊鳴叫,若有人或危險接近就會瞬間鴉雀無聲。過了一陣子後前幾隻雄蛙會試探性發出「嘎~」的破音,聽起來相當淒厲又好笑。隨著前幾隻的「嘎」聲之後,只要第一隻雄蛙開始ㄍㄧ、ㄍ一叫時,便會整群澤蛙一同加入熱鬧的行列之中,形成瘋狂大合唱。有機會在夜間到田邊走走,聽聽牠們的合唱,你一定會high翻天!

  • 福建大頭蛙

    叉舌蛙科

    許多漫畫卡通裡都會有血紅色眼睛的厲害角色,在台灣的蛙類當中福建大頭蛙(Limnonectes fujianensis)就是扮演起這個角色。若以弱光照射牠們特殊的菱形瞳孔,你會發現那是像紅寶石一樣的顏色。具有強烈領域性的雄蛙會利用骨突將入侵者驅離,甚至是咬得頭破血流。福建大頭蛙有一點與台灣其他青蛙都不一樣,雄蛙的體型通常比雌蛙還大,有別於平常看到小公蛙抱大母蛙的情形,因此不要覺得大福建大頭蛙抱小福建大頭蛙是抱錯了對象哦。牠們喜好遮蔽良好的藏身處,因此很常看到牠們躲在落葉或淤泥當中,只露出半顆大大的頭。叫聲非常容易辨別,是低沉連續的「古、古、古」,與名字非常相稱。福建大頭蛙與台灣另外三種叉舌蛙最明顯的區別是牠們的鼓膜非常不明顯,隱藏於皮下之中。大頭、有牙齒和紅色的菱形瞳孔絕對是福建大頭蛙最引以為傲的地方吧!">許多漫畫卡通裡都會有血紅色眼睛的厲害角色,在台灣的蛙類當中福建大頭蛙(Limnonectes fujianensis)就是扮演起這個角色。若以弱光照射牠們特殊的菱形瞳孔,你會發現那是像紅寶石一樣的顏色。具有強烈領域性的雄蛙會利用骨突將入侵者驅離,甚至是咬得頭破血流。福建大頭蛙有一點與台灣其他青蛙都不一樣,雄蛙的體型通常比雌蛙還大,有別於平常看到小公蛙抱大母蛙的情形,因此不要覺得大福建大頭蛙抱小福建大頭蛙是抱錯了對象哦。牠們喜好遮蔽良好的藏身處,因此很常看到牠們躲在落葉或淤泥當中,只露出半顆大大的頭。叫聲非常容易辨別,是低沉連續的「古、古、古」,與名字非常相稱。福建大頭蛙與台灣另外三種叉舌蛙最明顯的區別是牠們的鼓膜非常不明顯,隱藏於皮下之中。大頭、有牙齒和紅色的菱形瞳孔絕對是福建大頭蛙最引以為傲的地方吧!

  • 中國樹蟾

    樹蟾科

    大家可能很困惑,為什麼可愛的中國樹蟾不叫「樹蛙」而叫樹「蟾」呢?其實是因為中國樹蟾和樹蛙並不一樣,雖然像樹蛙有吸盤且是綠色,但其實是介於蟾蜍和青蛙間的種類,外型像青蛙,卻有和蟾蜍較相似的骨骼結構,是「蛙皮蟾骨」,所以獨立出來稱為樹蟾,在台灣樹蟾科只有中國樹蟾一種喔。 中國樹蟾最顯眼的特徵是ㄑ型的過眼帶,就像小偷帶的蒙面眼罩,相當可愛!而跳躍時大腿內側的鮮黃色及黑斑會突然露出來,有驚嚇和警戒敵人的作用。另外因為中國樹蟾特別喜歡在下雨天[唧..唧..唧..唧..]的鳴叫所以又被稱為雨怪、雨蛙。

  • 長腳赤蛙

    赤蛙科

    夏天是大多數蛙類的主要繁殖季,每年到了暑假都是許多賞蛙客最興奮的時節。但在台灣有兩種主要以冬天來繁殖的蛙類,一種是台北樹蛙,另一種就是長腳赤蛙(Rana longicrus)了。雄蛙因為沒有外鳴囊無法讓鳴生共振,所以牠們求偶的聲音非常小聲,聽起來是連續短促的「啵、啵、啵」聲。到了冬天可以在積水池或是水塘周遭發現牠們。

  • 虎皮蛙

    叉舌蛙科

    高中或是大學時期相信不少人有解剖青蛙的經驗,或是過去很多人特愛的佳餚「三杯田雞」,大部分指的都是這種虎皮蛙(Hoplobatrachus rugulosus)。在過去農村時代,因為其體型大,肉質佳,因此成為餐桌上常見的美食,並將牠們叫做「水雞(台語)」。由於饕客們的需求,因此過去被大量捕抓販售,使得虎皮蛙的族群量一度下降至被列為台灣的保育類蛙種。但隨著飲食習慣的改變和人工繁殖場的技術提升,讓野生的虎皮蛙數量漸增,也改列為一般類。雄蛙具有一對咽側外鳴囊,叫聲為非常宏亮和低沉的「剛、剛、剛」連續鳴聲,聽起來相當有氣勢。若在野外見到虎皮蛙,一定會比起在餐盤或解剖盤上遇見牠們還來得珍貴呢!

  • 巴氏小雨蛙

    狹口蛙科

    雄蛙叫聲是有節奏感的「歪~、歪~、歪~」單音,聽起來就像鴨子般,成群叫起來十分嘈雜。過去曾經因為棲地的零碎化將巴氏小雨蛙列於保育類名單中,但因族群量尚較穩定,於2008年修訂為一般類。其蝌蚪外觀與小雨蛙蝌蚪相似,不同的是巴氏小雨蛙蝌蚪體色呈半透明的草綠色,金屬綠光澤涵蓋面積較廣,尾鰭粗厚且尾中段上下側為深黑色並雜有細碎紅點,末段則收成絲狀。隨著年紀增長,蝌蚪體色漸不透明,尾部的紅色部份也更加明顯。">雄蛙叫聲是有節奏感的「歪~、歪~、歪~」單音,聽起來就像鴨子般,成群叫起來十分嘈雜。過去曾經因為棲地的零碎化將巴氏小雨蛙列於保育類名單中,但因族群量尚較穩定,於2008年修訂為一般類。其蝌蚪外觀與小雨蛙蝌蚪相似,不同的是巴氏小雨蛙蝌蚪體色呈半透明的草綠色,金屬綠光澤涵蓋面積較廣,尾鰭粗厚且尾中段上下側為深黑色並雜有細碎紅點,末段則收成絲狀。隨著年紀增長,蝌蚪體色漸不透明,尾部的紅色部份也更加明顯。